上门自取双十一包裹,营业网点竟被拆成废墟!

2015-11-24 09:49

今年11月11日,阿里巴巴再次创下天量网购纪录,912.17亿。其中杭州的张女士贡献了大约5000块钱。

十几天过去了,还有八个包裹没有收到,张女士一查,都是百世汇通派送的,再一查,八个快递早就到“西湖八部”营业点了,但后来就没了消息。

自己的包裹哪里去了?

张女士在网上找到“西湖八部”网点地址和电话,电话从18号打到20号,一直没人接。只好上门自取,可是跑去一看,那里已经拆成一片废墟了。

张女士赶紧又打400电话联系百世汇通总部,那边先是连说了好几个“对不起”,接着又说,别说客户,现在公司也在找这个网点的老板,新地址搬到哪儿,他们也不知道。

快递公司总部不知道自己下面的网点去哪儿了?张女士显然对这样的回答不能满意。她说,幸好自己买的都是些衣服和孩子的辅导教材,晚几天关系不大,如果买的是海鲜或者食品,过期了怎么办?

昨天接到张女士打进85100000的来电,我先通过百世汇通官网,找到“西湖八部”两个座机电话,打过去,一直没人接。又打网点负责人手机,也始终无人接听。

昨天下午3点多,我按网上登记的地址,跑去登云路340号,眼前的一幕和张女士看到的一样,这一带全都拆了,哪有什么“西湖八部”?

我打电话给西湖九部,通了,那边人说,已经很多人打过来问“西部八部”,“八部”搬到和睦路555号去了。

我跑到和睦路,发现555号是华丰造纸厂。附近有家顺丰快递,一问,他们也一头雾水,说这两天已经有十几个人来找百世汇通要包裹,让我去华源创意工坊园区里面问问。

刚走到创意工坊门口,保安就问,是不是来拿包裹的?快点拿吧,这个月底他们又要搬走了。

在园区绕来绕去,总算找到了,进去一看,到处都是包裹,堆得像绵延的小山。

一个小伙子坐在门口,直接跟我说,你是来拿包裹的吧?真不好意思,耽误你了。

我说明身份和来意,小伙子倒也爽快,他说他姓张,是百世汇通总部派来的,这个月15号,总部也察觉到“西湖八部”有些不对劲,派他过来看看。

小张说,总部网上数据发现,双十一前,“西部八部”每天接单多的时候有三四千件,可是有时候一天才派一两百单,现在已经囤积上万件了。

“你说这个正常吗?肯定不正常。总部联系网点老板,老板说这个网点他转掉了,现在的新老板总部打电话,可一直没人接,这个肯定影响客户对公司的满意度呀,总部就派我赶紧过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西湖八部”新老板周,江苏人。昨天下午他没在店里,一个中年男子说,自己是周老板十多年的朋友,现在老周遇到难处,他来帮帮忙。

周老板去哪儿了?

男子说,货堆得太多,人手实在不够,老周和其他快递员一块去浙江大学玉泉校区派件去了。

昨晚9点多,周老板总算接了我的电话。他说,自己干了这么多年生意,这一次,真的是遇到难题了。

老周说,他是11月1日从“西湖八部”上一任老板手里接过来的生意,本来自己想着,现在网购这么火,干快递应该可以赚钱,但是现在一个月不到,就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隔行如隔山。

老周刚接手第十天,就遇到了“双十一”。以前每天快递多的时候一两千件,少的时候几百件,快递员十来个人,一天基本都能送完。“双十一”一来,每天到货突然增加了两三倍,最多一天收到四千多件,满仓满谷,哪里忙得过来?

最大的麻烦还不是这个。

老周完全没想到,他刚一接手,“西湖八部”原来的10多个老员工,全都跟着前任老板走了,库房里空荡荡的只剩老周一个“光杆司令”和大堆大堆包裹。老周一咬牙,硬着头皮扛下,叫了哥哥弟弟亲戚朋友帮忙,干了几天老周发现,每天的包裹越堆越多,根本送不完。老周只好天天跑人才市场,招人。没想到,很多人一听是送快递,都摇头,不愿意干,他们说送快餐都比送快递好,送一次快餐提成七八块钱,送个快递才2块不到。

好不容易,老周招到了十多个新员工。可这些人都没干过这个,路不熟,加上“西湖八部”网点覆盖的大多是老小区,货分散,没电梯,接连几个新员工干了没几天,就纷纷要走,老周问理由,都说太辛苦。刚开始老周想,现在的年轻人当真吃不了苦,于是自己亲自送了两天,一体验才发现,真当不是那么好干,一天跑下来,晚上回家躺在床上,两条腿都还在抖。

还有个原因和交通工具有关。老周说,以往快递员都骑电三轮送货,现在不行了,杭州市区交警要查,扣一次车罚两三千块,全得快递员自己掏。三轮车一天送两次,换了电瓶车要多跑好多回。(根据《杭州市道路交通管理条例》,杭州城区道路禁止燃油助动车、正三轮摩托车、营运人力三轮车通行。也就是说,送快递的电三轮不允许在杭州城区上路行驶。)

老周说,“西湖八部”的情况,一开始他没敢跟总部讲,总觉得自己可以咬牙扛下来,但是后来,事情越来越糟,囤积的包裹一天比一天多,他就更加不敢跟总部讲了,总部是要根据业绩以及投诉,考核他网点绩效的,如果干得不好,肯定要影响第二年生意,比如划分承包的区域可能变小,这样客户量肯定会更少。

昨晚我电话里问老周,你现在人在哪儿,老周说,他正在浙大玉泉校区,有十多个包裹不见了,他正在找,急都急死。

电话那头,老周的声音十分低沉。他说,因为网点堆的包裹太多,这些天他几乎每天都只睡两个小时。“根本睡不着啊,做梦都梦到满仓的包裹,满脑子都是客户抱怨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