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农妇17年寻遍10多个省市执着追凶 4名杀夫嫌犯被她一个一个揪了出来

2015-11-24 10:34

河南省项城市南顿镇齐坡村的李桂英,年近60岁。17年前,李桂英的丈夫齐元德被同村5人伤害致死,5个嫌疑人一夜之间销声匿迹。办案民警回复她:“你要有线索我们就去抓”。李桂英就此踏上追凶路。

17年来,她寻遍10多个省市,追踪嫌疑人,5名在逃人员中4人现已归案。

案发

疑超生被举报 同村5人出手报复

17年前,李桂英是村里的妇女主任,丈夫齐元德是民办教师,两人生了5个孩子,3男2女,家里还开着一台机床做铆钉。

村民记得,在村里,李桂英家是最早盖楼房、买拖拉机的,“那时候,齐元德家在齐坡村是数一数二的”。

1998年元月30日,农历大年初三,李桂英从姐姐家里走亲戚回来,看到门口有邻居聊得正欢,就过去搭话。

警方查明,当时路过的齐学山怀疑李桂英正在和别人说自己的坏话,就拿起砖头砸她。随后,齐学山的哥哥齐金山、弟弟齐保山与齐海营、齐阔军一起提着匕首、杀猪刀围打李桂英,齐元德听到妻子被打,就随手拿了一把镰刀出来救妻子。

打斗中,齐元德被齐金山刺中,又被齐海营用铁锹朝脖颈猛击了两下。李桂英腿上、腹部中了三刀。李桂英住院治疗了一个月,而丈夫齐元德因失血过多,事发当晚在送医途中就去世了。

根据后来被抓的齐保山、齐学山供述,因为几人都超生,他们坚持认为是齐元德夫妇举报了他们,因此商议决定报复齐元德夫妇。

当年南顿镇主抓计划生育工作的副镇长张天礼提供的一份证明显示:齐元德、李桂英夫妇并没有举报过齐坡村任何人的计划生育问题。

齐坡村一村民说:“矛盾不仅仅是因为计划生育,齐元德家和他们5个人在一片宅基地上也有纠纷,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时间久了,就成仇家了。”

项城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张亚飞说:“接到齐坡村村民报案后,项城市公安局马上立案侦查,但当晚没有抓到人。”

追凶

警方要求提供线索 她织起一张“线人网”

亲戚们和李桂英商量,把5个孩子分给几个姐妹抚养,让她趁着年轻改嫁。

李桂英想起丈夫,说:“这5个孩子,不能再到别人家里,我要为他报仇,抓到5个仇人;还要为他报恩,把5个孩子养大。”

她到项城市公安局询问对5个嫌疑人的抓捕情况,得到的答复是“我们很重视,已经对这5人立案追逃。但人跑了,如大海捞针,你有线索吗?你有线索我们就去抓”。

“当时,我不懂,我以为抓杀人犯像电视上一样,杀人犯一跑,警察开着警车呜呜呜就去追了,原来自己要找线索啊。”

最初,李桂英打听到,逃跑的5个嫌疑人可能在新疆,她让自己最亲的两个姐姐、姐夫专门去新疆打工,帮着寻找线索;又在村里打听哪些村民在外打工,并把他们“发展”成自己的线人。

李桂英就这样布起一张网络,四处打工的亲戚、村民,成为她的眼线,南到海南,北到北京、西到新疆伊犁,东到山东青岛。

一有线索就马上动身 十几年跨越10多个省市

1998年3月和1998年9月,齐学山、齐保山分别被警方抓获,两人的落网都是李桂英提供的线索。

2000年,齐保山、齐学山,被项城人民法院分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之后,李桂英再也没有接到另外三人的有效线索。

在齐坡村村民眼里,李桂英过得很苦,她要拉扯几个孩子,照顾地里的活儿,还要出门去找嫌疑人。

“我妈后来请了亲戚帮我们管机床,她自己出去找嫌疑人,回家就日夜不停忙地里的活儿,到处卖钉子。”李桂英的大儿子周周提起李桂英当年的经历说,“我觉得全中国没有她这样的女人”。

李桂英说,十几年来,她无数次去项城市公安局,得到的回复是“我们没闲着,一直在关注你这个案子,但是你要提供有效线索,我们不能扑空”。

十几年间,她先后去了新疆、云南、山东、广西、北京等10多个省市,“我像疯了一样,别人只要告诉我线索,我根本不想靠谱不靠谱,马上就动身去了”。

“但线索是死的,人是活的,有人给我线索,也有人给仇家报信。”李桂英说,就这样的,她多次扑空。

通过手机号码追踪到嫌疑人

2011年,李桂英无意中得到一个新疆的手机号码,“因为以前听说过他们在新疆,对新疆的号码就很在意”。

“我当时就觉得这个新疆电话是齐金山的。”她把齐金山的身份及公安部门追捕信息交给了新疆警方。

2011年3月的一天,新疆警方传给李桂英一个视频,视频中,一个男子正悠闲地跷着二郎腿吃饭。李桂英一眼认出了是自己追寻13年的齐金山。

2015年,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齐金山死刑,后经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2015年7月,判处齐金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限制减刑。

齐金山2011年落网的时候,已化名为韩保成,而齐金山还用一个叫吾买尔江的身份办理过一个手机号码,这个号码从2006年一直用到2011年。

他们改名换姓 还是被她找到

同样的方式,李桂英找到齐海营的电话,将线索提供给了警方,2015年11月13日,李桂英得到齐海营归案的消息。

李桂英说,之所以那么多年才追到齐金山和齐海营,是因为他们办了新身份证,拥有新的身份。

李桂英查到的齐海营户口信息显示,齐海营新名叫齐好记,户口本照片上的他身穿灰色西服,打着蓝色领带,头发梳得像个知识分子。而就在2011年3月9日,齐海营还回到南顿镇派出所办过二代身份证。

项城市公安局一名官员推测,齐海营是2000年周口地区人口普查时更换了身份信息,而当地派出所的户籍办理人员,因为工作量大,没有注意到其为在逃嫌犯。这名官员说,警方要彻查齐海营身份信息修改一事,严厉追查修改者的责任。

但李桂英对“工作量大”这个说法并不满意。她质疑项城公安在为犯罪嫌疑人提供便利,“1998年2月24日,你们公安局局长都对这五个人签发了逮捕申请书,齐海营是逃犯,应该是重点监控对象,怎么可能会因为工作量大而没有注意到,是不是齐海营在派出所有关系”?

项城市公安局信访室工作人员回应:户口注销和抓人是两码事啊。你自己查查谁给提供的(身份信息修改)条件,这我查不了。

而唯一在逃的嫌疑人齐阔军,在网上追逃系统中查不到他的身份信息,其身份处于真空状态。项城市公安局回应称,“这可能是因为基层工作人员的疏忽造成的”。

为什么几名在逃嫌疑人,都要通过李桂英来提供线索,有的还是嫌疑人藏匿地警方配合才能抓捕归案?张亚飞说:“我们承认,工作中存在一些问题,原因是那么多年的案子,一些负责办案的老警察不在了,加上以前办案技术不行,才拖这么久。”

将来

“我会梳理是谁为嫌犯提供逃跑便利”

17年,5个嫌疑人抓回了4个,现在只剩下齐阔军依然在逃。李桂英认为,还是太慢了,对不起丈夫齐元德。

除了抓齐阔军,“下一步我会梳理这么多年来谁为5个嫌犯提供了逃跑便利。”李桂英说,“逃走的时候谁送的,藏谁家里了,身份证到底是谁修改的,还有公安局的人,为什么不主动抓人,不作为,凡是涉及的责任人,一个也不能跑!”

李桂英说:“17年来,公检法的大门我都快踏破了,我的辛酸,10辆马车也拉不完。”

不出门追凶的时候,她在家帮着大儿子看孙子,洗洗涮涮。她说,自己的5个孩子也争气,4个考上了大学,其中3个学法律。大儿子周周说,母亲嘱咐过,“我为了给你爸爸报仇,踏破了公检法的门槛,多么不容易,你们要学法律,以后要替像我一样的人办事。”

李桂英说:“村里有五个嫌疑人的亲戚朋友,加上那些包庇嫌疑人的人,太多了。”2001年,她把家搬到了南顿镇,现在很少回村了。(据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