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和首都机场踢皮球 病患自己爬上救护车

2015-11-24 12:09

近两天,题为《南航CZ6101生死间,一个记者有话想对你们说》的文章刷了屏。一位记者讲述了他最近乘飞机突发疾病后的遭遇:先是飞机降落后50分钟后才打开舱门,然后是机组人员和地面救护人员谁都不愿抬他下飞机。

昨天下午,该记者发微博说南航领导去看望他了,带了鲜花和果篮,表达了歉意。昨天晚上,中国民用航空网也发布消息称,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急救中心就南航乘客急救服务事宜致歉,表示已致电慰问张先生,并将登门看望。

乘飞机突发疾病

无人抬病患上救护车

这篇博文于11月22日发表在新浪微博上,发布者名为“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据了解,博主是辽宁电视台的记者张先生。

据张先生描述,他于11月9日乘坐中国南方航空CZ6101次航班从沈阳飞往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起飞约5分钟后,他感到腹部疼痛,随即他向空乘人员反映,空乘人员表示可能是气压问题引起,并没有进行处理。

在飞行途中,9点20分左右,张先生疼痛加剧,疼得“坐立不安,浑身虚汗”,再次向空乘人员寻求帮助,希望叫一辆救护车。张先生介绍,空乘人员赶紧帮他预约了救护车,之后还在航班上进行了广播,询问有无医护人员。

9点40分左右,飞机在首都机场降落,眼看着救护车就在“十米之外”,但飞机舱门过了50分钟才打开。

终于,10点30分左右,舱门打开了,救护人员上飞机了,但他们没有马上把痛苦的张先生抬下飞机,而是与航空公司的空乘人员发生争执。争执的主要内容是,应该由对方把张先生抬下飞机。

张先生在其博文中说,“他们对骂差点没打起来,这期间竟然没人理我了!”他只好喊一声,“我自己下去!”

张先生介绍说,他半蹲半爬下舷梯,还自己爬到了救护车的担架上,整个过程中,“身后连个扶一把的人都没有”。然后,张先生被送到首都机场医院,8小时后才被推送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经手术,切除了一段坏死的小肠,最终脱离危险。

南航和首都机场道歉

正调查为何没帮乘客下飞机

昨天上午11点30分左右,南航通过其官方微博发表了声明表示,“经初步了解,航班当天落地滑行至滑行道时,飞机刹车系统出现故障不能继续滑行,等待拖车拖行至停机位之后开启舱门,对此将进一步查明原因。”

而对舱门开启后,空乘人员为何没有帮助乘客下飞机,南航称已启动内部调查工作程序,正在核实相关事实。

11月23日晚,中国民用航空网发布消息称,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急救中心就南航乘客急救服务事宜致歉,表示已致电慰问张先生,并将登门看望。

通报指出,首都国际机场急救中心正认真调查地面医疗急救服务中的问题,剖析原因,总结教训。下一步将主动加强与航空承运方的沟通衔接,完善应急救援绿色通道,进一步强化生命至上的理念,不断提升医疗救护服务水平。欢迎媒体和社会公众监督。

当事人:

放弃赔偿,提出两个诉求

对于南航的道歉,当事人张先生23日下午通过微博称:南航相关人员下午来我家。携带鲜花一束,果篮一个。表达歉意。鲜花是祝福我留下,果篮坚决推辞。我诉求两个:理清急救流程,不能让下个人再遇到我的遭遇;我放弃赔偿补偿,但我要搞清楚,我的病情被耽误,该不该有赔偿和补偿?这是为所有人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