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与玫瑰,哀悼之后我们继续战斗

2015-11-24 12:22

俄罗斯客机在埃及被炸毁、巴黎遭到系列恐怖袭击,马里巴马科的一个酒店170人被恐怖分子劫持为人质,其中3名中铁建管理人员遇害。恐怖分子的足印已在世界的角落里散布。

法国专家说,巴黎空袭事件是中东战争蔓延到了欧洲。事实上这场战争已经蔓延到了世界。

战斗:

法航母抵达地中海东部

俄海军舰艇为其护航

美国航母将与其会合

巴黎遭受系列恐怖袭击后,法国政府实施了紧急状态,派出大量军警在全国实施武装守卫和巡逻,同时加强国际情报合作与交流。

在军事行动方面,奥朗德命令法军加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针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军事打击行动。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奥朗德将前往俄罗斯会见俄总统普京。分析人士指出,巴黎恐怖袭击后,法俄双方已经在叙利亚共同打击“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中展开合作。另据报道,法国海军“戴高乐”号航空母舰已经抵达地中海东部海域,舰载机23日就可发动在叙利亚上空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行动。

出于安全考虑,“戴高乐”号的准确坐标并未透露,其将部署在波斯湾水域。

从9月30日就开始出兵叙利亚的俄罗斯加大了力度,派出了三型战略轰炸机,甚至发射了X101超远程隐身巡航导弹,还使用了潜射巡航导弹和无人机,这也是俄军这几种武器首次实战。

俄罗斯《新消息报》11月22日报道称,正在地中海东部游弋的法国 “戴高乐”航母号与俄罗斯军队建立了联系,俄罗斯和法国将结盟共同打击IS。值得注意的是,俄总统普京亲自下令俄海军舰艇将为“戴高乐”号航母提供作战掩护。

同时,美国海军的核动力航母“杜鲁门”号将赴中东,并与“戴高乐”号航母会合,共同打击IS。

23日,英国首相卡梅伦还公布一份有关防务政策的战略评估,他透露,英国将寻求在未来5年内增加120亿英镑(约182亿美元)的防务开支,以应对包括IS在内的外来威胁。

而正在法国访问的英国首相卡梅伦23日表示,英国应该与法国以及其他盟友一起在叙利亚实施空袭,以战胜“伊斯兰国”。

卡梅伦建议,对“伊斯兰国”目标实施空袭的法军战机可以使用英国在塞浦路斯的空军基地,英军还可以为法军提供空中加油方面的帮助。他同时指出,英国将与法国以及其他盟友分享更多情报。

除了英法以外,俄罗斯也加紧演练,正在红海执行远洋任务的俄罗斯北方舰队“库拉科夫海军中将”号大型反潜舰近日进行了反恐综合演练。

据该舰队新闻官谢尔加透露,舰队反恐小组全体轮值人员和海军陆战队员参加了演练,科目包括截获可疑船只、出动直升机和快艇展开巡查行动等。

目前,该舰仍在红海水域活动。它是从10月23日开始远洋航行的,迄今已经行驶超过6500海里。

俄总统普京于11月23日访问伊朗,访问期间,普京将与伊朗领导人重点讨论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等问题。

西非三国: 与马里共同哀悼3天

到访马里首都巴马科的塞内加尔总统萨勒22日宣布,塞内加尔河开发组织成员国领导人决定从23日起,在各自国家设立全国哀悼日,共同为20日在巴马科酒店袭击事件中的遇难者举行为期3天的哀悼。

萨勒是在与马里总统凯塔共同召开的记者会上宣布这一决定的。萨勒说,作为塞内加尔河开发组织成员国领导人,几内亚总统孔戴、毛里塔尼亚总统阿齐兹和他本人决定,从23日凌晨起在各自国家设立全国哀悼日,以表达三国人民与马里人民团结一致的决心。

萨勒说,面对恐怖袭击,马里人民永远不会独自战斗,“我们将动员一切必需的力量,确保我们的人民能够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自己的领土、独立和主权”。作为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轮值主席,萨勒还宣布,预防和打击恐怖主义将成为该组织下次峰会的议题之一。

比利时:“关闭”了一座城

23日,比利时政府连续第三天“封锁”首都布鲁塞尔。

比利时武装警察22日晚在装甲车和直升机的掩护下,分别突袭布鲁塞尔以及布鲁塞尔以南大约50公里工业城市沙勒罗瓦的19处和3处场所,逮捕16人。

比利时检察官埃里克范德斯23日晨在记者会上说,警方在行动中没有发现任何武器或爆炸物,“没有找到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他补充道,法官将于24日决定是否进一步拘押这16名嫌疑人。

根据法国警方的调查,巴黎13日晚发生的系列恐怖袭击中,共有8名恐怖分子直接参与,其中6人引爆自杀式炸弹背心毙命,1人遭警方击毙,另外1人在逃。

在逃的正是26岁的阿卜杜勒-萨拉姆。他最后一次“现身”据信是14日晨穿过边境从法国回到比利时,之后下落不明。有关他的行踪,众说纷纭。多人曾报告称看到他,但警方却一无所获。还有比利时媒体报道称,他在列日市附近被发现,可能试图驾车从比利时前往德国边境。

比利时首相夏尔米歇尔22日晚在记者会上宣布,布鲁塞尔23日依然维持最高安全警戒级别,意味着商店和学校等继续关闭、地铁等继续停运。“我们担忧的是像巴黎那样的袭击,多人可能同时在多个地方发动袭击。”

美联社记者描述,“封城”措施让布鲁塞尔变得异常安静,街上空无一人,一些知名的酒吧和饭店里冷冷清清。

“我无法相信他们'关闭'了这座城市,这很疯狂,但他们必定有个很好的理由,”布鲁塞尔居民约瑟菲娜莱门斯说。她说,因为学校停课,自己不知道怎么安排11岁的儿子。但她承认,如果能阻止像发生在巴黎那样的袭击,这些措施有必要。

布鲁塞尔是欧盟和北约总部所在地。欧盟委员会决定,23日继续开放,但委员会副主席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提醒工作人员保持警惕,说会加强安检。

法国:向左走?向右走?

巴黎恐怖袭击之后又发生了马里人质事件和喀麦隆自杀性袭击;欧盟所在地布鲁塞尔也因面临“严重而紧迫”的恐怖袭击威胁于21日将安全等级提高至最高,恐怖袭击威胁从巴黎迅速蔓延到更大范围。

一向左右对立的法国参众两院几乎全票通过了延长紧急状态3个月的法案,一向注重自由的法国人也有80%愿意用“自由”换“安全”。

法国民众遭遇恐怖袭击后经历了愤怒和不解,而现在,从政界到学界,从媒体到普通民众,更多的是对现实的反思:这场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战争是怎么开始的?又将怎样结束?但很多人感到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整个社会表现出创伤后的无力感。

法国BFM电视台采访了一位老者,他的女儿在巴塔克兰音乐厅遇袭身亡,年仅33岁。老人在巴黎街头长椅上接受采访,表情欲哭无泪,称自己等了两天得知女儿遇难消息,已经没有了愤怒和仇恨,有的只是丧失亲人的空洞感。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巴黎研究所(智库)专刊21日刊载几位法国国际问题专家的论坛文章称,巴黎恐怖袭击是一伙训练有素的武装恐怖分子所为,实际上是中东战争蔓延到了欧洲。他们攻击的是正在进行足球比赛的体育场、音乐厅等目标,这些地方实际上是西方生活方式的象征,他们是在针对年轻人和文化多样性进行攻击。

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未来申根协定怎样调整也成为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