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2间,这应该是浙江省规模最大的琴房 !浙江音乐学院发布每月琴房指数, “琴霸”最高一个月平均每天练琴7个多小时

都市快报
2019-01-03 23:23
Author: 记者 张宇璐 通讯员 周佳丽

说到琴房,应该是令很多人满怀憧憬的地方。有一位朋友说,在他的大学时代,每每经过琴房,听到里面传来的悠悠琴声,都会忍不住幻想,里面坐着的是一位怎样的琴房姑娘?

最近,浙江音乐学院发布了一组蛮有意思的榜单——“2018年11月琴房指数”。

2018年11月份,在学生琴房练琴学生人数为1764人,占全院总数的62.40%。学生练琴总时间为66837.54小时,日均练琴时间约1.26小时。其中:练琴时间最高的是钢琴系的大一学生林瑜慧,月练琴总时间为200.38小时,日均练琴6.68小时,超过平均值的5.30倍。全院4.5%的学生(127人)日练琴时间可达到3小时以上。

浙江音乐学院的男女生比例是2∶5。在这里,你能看到许多埋头苦练的琴房姑娘和琴房少年。

这些整天泡在琴房的学生们,是怎么度过这些练琴时光的?再过不久,就是艺术类院校的校考季了,他们的经历,或许能给在准备考试的考生一些借鉴。 

“琴霸”是怎样炼成的

几天前的一个下午,我来到位于转塘的浙江音乐学院。一下车,就被无死角的风给吹了个晕头转向,忍不住把大衣又拉紧了一些。

浙音共有琴房842间,其中专供学生练习的琴房共531间,配备了478架钢琴。从高空俯瞰,学校的琴房就像两架庞大的三角钢琴。

这应该是浙江省内规模最大的琴房了。浙音的学生琴房位于学校的北区,而寝室则在学校的南区。每天,学生们会从南区的寝室赶来,一头扎进北区的琴房。

一位浙音的老师告诉我:“浙音的学生,不是在琴房,就是在音乐会的舞台上。”对于这些音乐类专业的学生来说,琴房更像是他们的自习教室。除了每周1-2课时的主修乐器专业课外,课后的琴房练习,就成了学生提升自己技艺的主战场。

“阿姨,有三角(钢琴)房吗?”一位穿着白色外套的女生走到琴房管理处,在窗口询问管理处的阿姨。得到否定的回答后,她只好先做好登记,然后等琴房空出来。

正在排队预约申请琴房的学生

下午4点,正是琴房的高峰期。每一位来练琴的学生,都要先到琴房管理室自助机打卡。进入琴房把一卡通插进琴房卡槽,练琴时间就开始计算了。学校从2016年3月开始(除寒暑假外),每月都会通过智慧琴房系统做统计,计算每个学生的练琴时间,这也成为学生评优的指标之一。

在琴房管理室旁,有一块大屏幕,正循环播放着当周练琴时间靠前的同学名单。经过的学生时不时会停下来看几眼。2018上半年练琴时间前12名的同学,也被制成了“琴霸”学长学姐大数据,放在了显眼的位置。音教系大二学生王茂宁,上半年练琴时间总量是837.22小时,其中光4月份就练习了215.2小时,折算下来每天要练习7.17小时,是当之无愧的“琴霸”了。

不过提到这件事,性格爽朗的“琴霸”王茂宁还是有点害羞。

“哎哟,姐姐,这个事,我是真的很不好意思。”王茂宁是个标准湖南妹子,笑起来很可爱。

“还记得大一刚军训完的第二个月,学校就出了一个当月的琴房指数,我莫名其妙就成了第一。班上同学知道后都围了过来,说‘王茂宁你好用功!好努力啊!’说实话,当时都给我吓坏了。因为刚开始大家也不熟,这么一来,就像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我,搞得我压力不小。不过,这个榜单也激励了不少同学用功练琴。”

浙音的学生琴房共有五层,分A、B两区。若你从琴房走廊里慢慢踱步,每经过一个琴房,都能从门口的透明玻璃处看到里面正埋头苦练的学生。有时是面对镜子练习声乐的少年,有时是低头弹琴的秀气女生;有时是弹奏电子钢琴的动感身影,有时是拉出悠扬音符的中提琴手……大家都像是一个孤独的修行者,沉浸在自己独立的空间中。

对于我的这个形容,王茂宁点点头说:“我从8岁练琴,其实起步不算早。那时候练琴几乎都是被逼着练的,周末早上一起来,刷牙洗脸完第一件事就是上琴,练完琴了,才能干别的事。是练琴让我习惯了独处。”

大一阶段,课是最多的。王茂宁不仅要练钢琴和声乐,还要辅修一门乐器。所以王茂宁也每天都到琴房签到,挨个练习钢琴、视唱练耳和圆号长音。最多的时候,一天能在琴房泡9个小时。和室友白天一起从寝室出发,晚上再结伴回寝室。

她说:“其实泡琴房的时间多,也不见得都是高效的。刚开始我会比较心急,很多时候就是傻练,一天恨不得练两首,很多细节都没有兼顾到。那段时间,因为低头时间太长,也没有很好休息,我的颈椎都出了毛病,医生也建议我不要太拼,要懂得劳逸结合。”

大二开始,王茂宁加入了学校的学生会,把练琴的精力稍微分散了一些。在老师指导下,她也慢慢改善了学习方法,控制自己每天只练一个难点,提高效率。当然了,她还是会出现在每月的练琴时间榜单上。

花这么多时间下去,“琴霸”的成绩如何。王茂宁说:“我觉得我运气挺好的,在大一第一学期,我拿到了专业成绩和综合成绩的全系第一,我自己也挺意外的。但其实我自己知道,我的专业能力在系里只能算是中等偏上的水平。第二学期我的成绩就掉了一些,综合排名第三,专业排名到了五六名的样子。我觉得这也是比较正常的。并不能完全说练琴时间越长成绩就越好,毕竟每个人的能力、练琴效率和方法都不同。但是对我自己来说,这些时间还是有必要花的。”

练琴不是为了应付考试

管弦系大三学生金雨轩,是学校交响乐团中提琴声部的副首席。前段时间,她还跟着乐团到英国、非洲交流演出。

我见到她时,她正在琢磨自己的期末考试作品,因为周二的专业课上,老师对她的期末作品提了不少要求和改进点。下午4点后,她还得马不停蹄赶去音乐厅进行新年音乐会的排练。

金雨轩演出照

金雨轩说:“上个月确实任务比较重,所以恰好上了11月份的榜单。进入大三,相对来说课少一些。我就会在没课的时候背着大包小包的书、中提琴在琴房泡一天。本科生的琴点是两小时,如果超过两小时就要去琴房管理室续卡,如果琴房饱和,得重新排队。不过其实并不是在琴房的所有时间都在练琴,我更多把琴房当作一种独处的环境。我一天的练琴极限是8个小时,过了这个时间,体力和脑力就都跟不上了。”

提到自己的练琴之路,金雨轩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真是算开窍比较晚的。”

从小,妈妈坚持要让女儿学一门艺术。4岁开始,雨轩被送去学舞蹈。那时候,舞蹈教室的墙做成了一块透明玻璃,刚开始练基本功时,小雨轩在里面练得哇哇哭,妈妈在外面也心疼地哭。上了没几次课,舞蹈这条路就被放弃了,转而投向了小提琴。

“弦乐入门特别慢,前十年我拉得都很难听。一直到初中都是被逼着练。考虑到后面的发展,我在中考前一年决定转练中提琴。和小提琴比起来,中提琴的体形大很多,音域也低了5度,技巧侧重点也不一样。”

其实说到雨轩的寝室,也是一个“琴霸”寝室,寝室3个人(其中一人出国留学),都是琴房每周练琴排行榜上的常客。

“其实我们寝室的姑娘都挺喜欢泡琴房的。那块公布每周练琴时间的屏幕上,经常能看见我们寝室3个人的名字,常常是3个人一起上榜,也蛮有趣的。过去,大家练琴可能更多是为了应付考试,现在则是想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今后我打算出国深造,喏,这是我准备的申请材料。”她朝我指了指手边的一叠白色纸张。

“对于我们音乐生来说,并不是考上大学就万事大吉了,每个阶段都不能懈怠。我希望能顺利申请到美国的大学,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见识更多在专业上优秀的人,继续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