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室观战起冲突 他手提菜刀朝牌友脖子砍去……

2015-11-30 10:39

棋牌室观战起冲突 他手提菜刀朝牌友脖子砍去……

三里亭苑三区20幢共有3个棋牌室,11月29日下午我前往时只有两家还在营业,有一家已经关门。

据居民说,读者周先生所说的砍人事件,就发生在那家已关门且没有招牌的棋牌室里。它旁边有一家简陋的理发室,剪头发一口价10元。

理发店老板叼了根烟,正在给客人吹头发。“砍人的已经逃走了!是个保安,60岁。”他在吹风机的噪音中提高嗓门。

“人很精瘦,很凶的。个子嘛,和他差不多!”老板娘搭话,指了指店老板,“差不多一米六二的样子。”不过老板夫妇说,事发具体经过他们不大清楚。

隔壁一家棋牌室里,十几桌麻友在搓麻将,个个有说有笑,但一问及前晚发生的事,他们都不愿多说什么。

看人打麻将在旁“念叨”被打 几分钟后他提着菜刀来砍人?

和棋牌室一街之隔的红梅社区红梅公园,昨天下午4点,广场舞时间还没到,不少男人在此聚集聊天。

其中一群人跟我聊起了砍人事件,其中一个穿中山装的大叔最激动,他得来的消息大致是这样的——

被砍的A和砍人的B看上去都50多岁,听口音都是杭州人。A稍微年轻一点,个子高一点,也壮实一点。两人原先打了一架,B不是A的对手。

前晚,当时A正在搓麻将,B应该和他认识,坐在他旁边念叨,“指导”他打牌,A大概听烦了,突然站起来把B打了一顿,B当时吃亏了,二话没说,走出了棋牌室。

大概五六分钟后,B拿了把菜刀冲进来,一刀砍在A的脖子上,血流不止。当时大家都呆住了,B打算再举刀时被其他牌友拦住,刀也夺了下来。然后B就跑了。

后来就有人打了110、120。机场路117医院就在小区旁边,很快急救车来了,抬走了A……

还有几位大伯在旁边插话,有人说这个保安最差劲了,好像因为打架坐过几年牢,他以前经常跟人吵架的,平常动不动就说要砍人的……

还有人说,他那把刀应该是家里拿过来的,他就住附近,来回跑步只要五六分钟。

听着人们的议论,我不禁想起今年8月发生在德胜东村小公园一桩惨案,“阿胖”夫妇因为牌桌上与牌友赵某打双抲起了争执,第二天双双惨死于赵某的刀下。几天后,逃跑的赵某在转塘被警方拘捕。(详见快报8月9日、8月13日报道)

砍人者

在隔壁社区做保安10多年

棋牌室所属的红梅社区,办公室与棋牌室隔着几幢楼。我找到社区孙书记的办公室时,她正在打电话。

“你还是劝他早点自首吧,事情已经发生了,总要解决的!逃是逃不掉的,逃逸的话性质就更严重了!”听得出,她正好也在和人说这个事。

孙书记挂完电话,对我说,“是砍人者的老婆打来的电话。”孙书记说,那人姓卞,60岁,是隔壁春晖社区的保安,做保安有10来年了,他自己住在红梅社区。

孙书记说,卞师傅是上世纪90年代安置在这里的,“说白了,当年他是一张凳子,几包香烟过日子的无证摊贩。摊贩取缔后,社区为了照顾他,就安排他去做保安了,一个月拿到手1900元。”

孙书记说,卞师傅一家经济条件蛮紧张。“但他砍人跟生活拮据没有任何关系,所有这些都不是他砍人的理由。不管怎样,砍人不能同情!”

砍人者老婆:

他也曾拿菜刀架在我脖子上

卞师傅老婆姓许,48岁,在社区做停车收费员,社区居民反映,她为人勤奋踏实。

昨晚我和许大姐在电话里聊起她老公的行为,许大姐苦笑着叹气。

“他这事,我是昨晚10点警察敲我房门才知道的,我不奇怪,只是拦着警察不让进门,因为家里都是水泥地,没装修过,怕把他们鞋子弄脏了。我今天要上24小时的班,没时间回来拖地。加班才能赚多一点。

“儿子20岁,上大学,刚出来实习,一个月工资2000元,在杭州怎么够用呢?我现在多赚点,儿子讨老婆要用钱的。现在他很可怜,就在水泥地上加了层棉花做床铺。

“我就是嫁错人了,嫁了个坏老公啊!”许大姐感慨,自己从临安嫁过来后,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老卞爱喝酒,有一天喝多了,吵架了,他拿起菜刀冲过来架在我脖子上,当时我不敢说话了,不然就死了!第二天我跑去派出所,我跟警察说,如果哪天我死了,不会是别人干的,一定是老卞砍死的。”

许大姐打算今天去医院看望伤者。“毕竟我是老卞老婆,应该去看看。听说那个师傅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真是万幸!”

许大姐说话时声音很大很急,听得出,有很多话想倾吐。

此案警方正在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