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元一次!浙一浙二医院车位紧张,有人和黄牛合作,把附近小区变成了停车场

2015-11-23 19:33

今天8:07分,韩师傅来电:我是紫金观巷的居民,我们小区有居民为了占用公共停车位,在自家门前空地上,用凳子一放,然后与浙一或浙二医院的黄牛合作,由黄牛把在医院看病需要停车的人带过来,几十元停一天。真是太夸张了,本来老小区停车就紧张,他们还想出这么一招,我实在是看不下去。

韩师傅今年50多岁,开白班出租车20多年了,一直住在紫金观巷。最近这几年,紫金观巷里停车越来越难,每天韩师傅的晚班司机过来交车,都只能见缝插针停在一些小商店门口,等到早上6点多,居民开车上班、商店开门的时候,韩师傅再来挪个位置,停到空下来的车位上,然后韩师傅还可以回去睡个回笼觉。

不过,最近这一两个月,韩师傅发现早上居民开车上班的那一阵,空的车位居然越来越难找了。

“小区里其实也没有停车位的,就是可以停车的空位子,都被人占掉嘞。我专门留意了一下,这些人用自行车、椅子、沙发,一个人能占掉两三个。"韩师傅说,“占掉的车位自然有用处的,边上浙一、浙二停不下的车很多,有人专门去医院把车带过来,他们要么坐在车里,要么骑电动车在前面带路,带到空位置上之后,就把占位的东西拿掉,等车停好再收钱,我看到他们交易好几次了,我们自己的车没地方停,他们弄得跟停车黄牛一样的。"

有人在医院门口拉“业务" 有人在小区里占车位

紫金观巷呈“T"字形,就在浙一医院的西边,隔着皮市巷和马市街;这儿离浙二医院也蛮近的。

今天上午10点多,紫金观巷满满当当都停满了车,还有很多是浙D、浙H的外地牌照。靠近皮市巷的地方,有这里唯一的13个“正规"收费停车位,叶师傅是收费员。

说起居民带人来停车的事,他指着边上一辆正在停车的浙H牌照本田SUV说,“喏,这辆车就是他们带来的。"

叶师傅口中的“他们",就是靠近皮市巷一家杂货店的老板和边上一个穿着黑色棉背心的阿姨。

杂货店老板穿了件灰白色夹克衫,戴了一顶鸭舌帽,正看着这辆浙H牌照本田SUV左右的空间,用手提示驾驶员打方向,阿姨则在车后面指挥,“倒、倒、倒,好。"

等车停好了,车上下来一个女司机,掏了几张人民币给这位阿姨,之后和她一路往浙一方向走去。

叶师傅望着两个人的背影说,“杂货店老板手上的空位子最多,有5个。那个穿黑色背心的女人就在医院门口找车子,带过来停好收50块钱,不算时间的,一次就50。"

杂货店老板在店门口占了几个车位,等待外地牌照车主停车。

杂货店老板指挥黑色车主停进车位。

杂货店老板指挥黑色车主停进车位后,和“黄牛"阿姨窃窃私语。

停好车后,“黄牛"阿姨带着黑色车主前往浙一挂号。

有驾驶员为此交过冤枉钱

叶师傅说他们这么搞,都影响到了自己正常的收费。他指了指面前划了线的停车位,“这些划线的车位都是要收费的,第一个小时内半小时的收费是3块,第二个小时开始每半个小时4块。我们收费员是每天8点上班,一个月总有好几次,他们是把车带到收费车位上来停车的,人家就要付两笔停车费了。"

他回忆,前段时间有个富阳的人开了辆杭州牌照的车来停车,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停到了晚上7点,算起来是86元的停车费。不过等司机过来取车,叶师傅要上去收费的时候,司机一口咬定已经交过钱了。

“他说早上花了50块给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告诉他停在这里没关系的,我跟他说,这是收费车位,按照规定就是86块钱,这次不交下次停车还要补缴的,我跟他说了好一会,他说算他晦气,交了86块的停车费。不过也有少的,有个金华牌照的车被他们带过来,停了半个小时就走了,本来只要3块钱,司机多出了50块。不过他们都是趁我们上班前带过来的,我们上班了他们不敢带过来了。"

紫金观巷居民楼下,很多车位被占用停车,几个大伯和阿姨蹲点看车。

两个多小时没找到车位 有地方停车总比开车打转好

我在附近观察了一会儿,有辆浙E牌照的商务车又被那个穿黑色棉背心的阿姨带过来了,商务车被带到了紫金观巷12号楼后面的空地上,空地上另外还有两个穿红色羊毛衫的阿姨坐着,看到穿黑色棉背心的阿姨走过来,两个穿红色羊毛衫的阿姨都站起来了,给商务车指挥。

三个阿姨在车前站成三角形,扯着喉咙,“左转弯,撇过来点,再倒,右转弯方向打死,开出来点再倒。"不过这个位置偏小,商务车车身比较长,这样折腾了5分钟,商务车还是侧着,车头没能停进去,穿着绿色冲锋衣的司机摇下窗户看了看,就这样熄火下车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100块,一个穿红色羊毛衫的阿姨找了他50块。

我追上这个司机问他是不是交钱停车了,他跟我摇摇头,“有什么办法呢,我们7个人早上7点不到从湖州出发的,8点到浙一的时候早就没有车位了,我在里面开车转了2圈没找到,后来准备转第3圈,有个阿姨就走过来问我要不要停车,我心里有数的肯定是收钱的,就问她多少钱,她跟我说50块,下午4点之前要走的,我想想看总比这么开车打转好,就让她带路过来了。"

说完,他回过头用手机把周围的环境拍了一下,“没来过,怕到时候找不到车。"

我再回头去找那个穿着黑色棉背心的阿姨,跟着她穿过皮市巷的小弄堂,走到马市街上,再从庆春路的浙一正门进去,之后不见了阿姨的踪影。

医院的停车位早上6点就没了 紫金社区对类似情况只能劝阻

我了解了一下,浙一医院地上地上停车位加起来,满打满算能停1000多辆车,浙二医院比较少,只有地下的200多个停车位,两个医院的保安说,医院停车每小时收5元,一天30元封顶,不过要想停车得早点来,每天早上6点左右,医院里就没有停车位了。

庆春交警中队副中队长肖孙达说,每天7点开始,浙一、浙二门口的马路上,要进医院的车子就开始排队了。“现在还是要尽可能保证主干道通行,医院门口的车如果停不进去,我们都是让他们继续在医院里面或者周边单行道上绕圈,等到医院里有车子出来了,再轮换进去。"

紫金观巷所在的紫金社区工作人员说,“除了紫金观巷13个收费车位,紫金社区可以说是没有停车位的,都是居民找空地停放,类似的情况我们也有接到居民投诉过的。皮市巷一家蔬菜水果店的老板就是这样的,占了几个空的位置,给看病的人停车用。我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上门劝,他听不听得进去也是个问题。"

中午的时候,我又到紫金观巷看了看,12号边上有空位子上,放着一辆自行车,一辆红色的大众轿车正好被人带着停过来,戴着鸭舌帽的杂货店老板把自行车移开,再上车开走停在空位边上的白色普桑,让红色大众轿车有空档可以停进来。

杂货店老板挪开一辆占位用的自行车。

杂货店老板把自己占位用的白色轿车移走。

杂货店老板指挥红色车主停进车位。

停完车后,红色车主停给了杂货店老板50元。

12号一个阿姨在楼道里望着楼下的动静,直摇头。“你看看,要么用自行车,要么用自己的车,都把位置占了,怎么好这样的,都是我们居民平时停车的地方诶,被他们这么搞去收钱。"

杂货店老板招呼银色车主停车。


杂货店老板再次把自己占位用的白色轿车移走。

杂货店老板亲自上阵,帮银色车主停车,另一位阿姨负责收钱。

我问她有去投诉过吗?她连连摆手,又捂着嘴低了一个声调,“这么多年了大家都认识的,不好的不好的。再说了,谁敢去呀。"

我还去问了其中一个跟司机有过交易的穿红色毛衣的阿姨,她也蛮警觉的,“你要做啥啦,我不晓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