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初旭鸭舌”老板夫妇失联

2015-11-24 08:50

昨天,温州“初旭食品”老板吴初旭夫妇失联的消息在网上发酵。除了感叹一个企业家的遭遇,吃货们也在担心,以后还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鸭舌吗?

初旭鸭舌,一个从菜场里发展起来的鸭舌品牌,短短十几年已经深入人心。吴初旭夫妇是怎么做到的?在企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他们为何突然失联?

昨天温州批发市场的鸭舌卖断了货

温州有“无舌不成宴”的说法。酱味浓厚、口感细腻的鸭舌人们百吃不腻,可当零食,可当凉菜。

因为供不应求,这些年鸭舌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尤其春节前后的旺季。去年年底,散装生鸭舌就从每斤60多元涨到了100元左右。

在温州的鸭舌品牌里,初旭最受欢迎,每斤的批发价也要比其他品牌贵上两三元。

我老丈人在温州开了一家海鲜干货店,平时进的也是初旭鸭舌。

昨天一大早,老丈人去批发市场进货,结果初旭鸭舌没了,其他品牌的鸭舌也卖断了货。一打听,才知道初旭公司出事停产了。

我很惊讶。照理讲,初旭的效益应该很好,怎么会出事呢?而且奇怪的是,两三个月前,初旭鸭舌突然降价,批发价反而要比其他品牌便宜2块钱左右。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菜场摊贩的发家史

温州人吴初旭,今年49岁,“初旭食品”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妻子张海英,比他小几岁,长得挺漂亮。

想起如今的遭遇,有点辛酸,他们创业真的不容易。有人用“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来形容温州老一辈企业家,吴初旭夫妇就是这样的典型。

温州老城区有一条古老的瓦市巷,巷子里有个古老的瓦市巷菜场。在瓦市巷菜场开了20多年腊肉店的老杨说,最初吴初旭的父母在这里开店卖卤鸭、卤鸽,但生意不太好。

上世纪80年代,才十几岁的吴初旭接手了生意。他脑子活络,1985年开始卖台湾著名小吃“香熏鸭舌”,随后和台湾师傅一起开发出风味独特的“初旭酱鸭舌”。

一开始就在瓦市巷菜场里卖,口口相传,异常火爆。“逢年过节,鸭舌店前面就排起了长队。去得晚的,只能空手而回。”老杨说,为了抢到鸭舌,有人托进货商带,有人找吴初旭的亲戚走后门。

那时初旭鸭舌还是手工包装的,用市场上通用的鸭舌袋子,贴上初旭标签。

后来,吴初旭离开了瓦市巷菜场,在温州市区开了好几家分店。再后来,他在温州市区杨府山一带办起了工厂,包装变成了流水线真空包装。

2003年,温州市初旭食品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位于温州龙湾蒲州工业区。这已经是一家集种鸭孵化养殖、饲料生产、禽类屠宰、熟食加工、商业贸易于一体的综合型企业。

初旭鸭舌打入杭州市场是在2006年。当时初旭鸭舌第一次在省农博会上亮相,随后在近江等地开出多家专卖店。

吴初旭夫妇先后当选温州市食品商会副会长、龙湾区食品商会会长,他们成了瓦市巷菜场的传奇。

可能扩张太快导致资金链断裂

网传吴初旭夫妇失联的大致原因是规模扩张太快,在河南投资项目失败,欠了银行1个多亿。

昨天,初旭食品的财务人员章先生说,老板失联的原因他们无法揣测,“但河南的项目确实太大了,亏损厉害。”

据了解,初旭食品在蒲州工业区的总部占地只有15亩,员工200多人。

而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12月,初旭食品在河南兴建新蔡天龙禽业发展有限公司,成为河南最大的禽产品企业。公司占地面积2350亩,员工1000多人,年产值18.5亿元。

章先生说,初旭总部的效益很好,一年的净利润至少有两三千万元,“但这还不够河南项目赔的。”

因盲目扩张拖垮企业温州早有先例。温州服装行业龙头庄吉集团涉足造船业,眼镜龙头信泰集团涉足光伏产业,最终深陷泥潭。

叹息:没人能生产出这么好吃的鸭舌了

一斤鸭舌约有90根,这么多的鸭舌哪来的呢?自己的养殖基地供应远远不够,初旭需要从山东、内蒙古等地采购,用集装箱运,一次三五十吨。

为了生产出独特风味的鸭舌,初旭公司进行了十几年的技术改进。一根小小的鸭舌,里面有很大的学问。

在初旭公司1楼,有个辅料室。这里藏了公司的“核心机密”,一般人是严禁入内的。辅料多达上百种,多数为中草药。

公司有五六名核心技术人员,每人负责一道工序,缺一不可。配好料的鸭舌再经过搅拌、内包装、外包装等环节才出厂。

“除了吴初旭夫妇,公司里没有其他人掌握完整的技术。”章先生感叹,也许以后再也生产不出这么好吃的鸭舌了。

意外失联:他们对员工很好

吴初旭身高1米78,员工对他最深的印象是精力旺盛。“可以3天3夜不合眼,生产、采购、销售都干。”章先生说。

夫妻俩形影不离,低调、节俭、没架子。

“吃饭跟员工一起吃工作餐,衣服穿好几年,唯一能显摆的就是一辆宝马760。”章先生记得,吴初旭平时会把1毛、5毛的硬币整理出来,交代给员工存进公司账户。

员工杜女士说,有次公司里不招人,但她想让老公一起来上班,老板立即答应了。

很多公司的普工流动性很强,初旭公司却很少有人辞职。“最大的原因是工资高,普工一个月能拿到四五千。”在这里干了8年的窦女士说。

不过,初旭有个老传统,工资一般要延后两三个月发。因为从来没出过状况,大家已经习以为常。

这一次,从8月份开始的工资都没发放。

11月19日,吴初旭最后一次来公司。第二天有员工打电话过去时,发现夫妻俩都关机了。

公司里一下子炸开了锅,原来正常生产的工人聚集在一起商量如何要来自己的工资。

窦女士说,她3个多月的工资,加上去年的年终奖,公司还欠她2万多元,“老员工差不多都是这个数。”

初旭公司办公室负责人郑先生初步估算,拖欠的工资总额在300万元以上。

遭受更大损失的,是为春节销售旺季备货的经销商。丽水的潘先生说,他刚刚汇了150万元的货款,还没来得及提货。还有一位经销商打了1000万元的货款过来。

昨天,初旭天猫官方旗舰店上的货品已经下架。

昨天上午,吴初旭夫妇去向仍不明。龙湾人力社保局、公安、街道、国税地税、市场监管等部门启动了应急预案,进行协调、处置。

“我们先把员工数量统计出来,选出员工代表,一起去解决这个事情。”龙湾人力社保局监察大队工作人员王勇表示,员工可以留下身份证复印件、银行卡号,工资到位了之后,会陆续打到他们卡里的。

王勇说,接下来员工有其他诉求的,还可以通过仲裁部门、法院等途径去解决。

杭州食品市场里找不到“初旭” 两家大型超市里还有存货出售

昨天中午,记者先去了位于德胜路上的杭州食品市场找“初旭”,但跑遍了整个市场,所有卖零食的铺位里,都没有这个牌子的鸭舌。

专卖卤味制品和休闲食品的店铺老板赵国亮说,“初旭?我知道,但我这里没有。应该整个食品市场都没有。怎么,是不是厂家出问题了?”

食品市场找不到“初旭”,那么超市大卖场呢?记者去隔壁的乐购找了圈,也没找到。问了店员,对方表示“以前有”,现在不卖的原因是“可能价格有点高”。

随后,记者又去了世纪联华超市庆春店、华商店以及印象城的沃尔玛超市,终于发现了“初旭”。在售的包括4个规格,其中价格最低的是52.9元一包,净含量120克。

“我们超市有四五个鸭舌品牌,销量都差不多。”杭州世纪联华庆春店值班经理裘小姐说,目前初旭的存货还算充足,销售暂时不受影响,总部给出的意见是要我们关注事态发展,看情况决定是否需要调整货架。

在沃尔玛,“初旭”没有出现在应有的食品区域货架上,而是被挪到了三楼到四楼的手扶梯中间促销位置。240克规格的包装,“省心价”65元。